昔日怀才不遇如今跻身英格兰国脚追着光成为光

2022年8月28日 0 Comments

利兹联队前锋班福德无缘2020年欧洲杯大名单之际,贝尔萨就为弟子鸣冤叫屈过。 事实上从上赛季以来至今,英格兰球员在英超射手榜上,帕特里克·班福德的进球数仅次于凯恩和勒温。如今三狮军团主帅索斯盖特亡羊补牢,在世界杯预选赛上对阵安道尔的比赛召入了班福德利兹联前锋,可谓民心所向,而这一天正好是他的生日,好事成双。

独造三球的林加德格外抢眼,但上演国家队处子秀的班福德也在努力承载希望,上半场第21分钟,他曾送出妙传,林加德单刀突入禁区面对门将挑射破网,无奈慢镜头显示林皇越位在先,进球被判无效。

曾在英格兰U21挂帅的索斯盖特与班福德是老相识,这一次他不再忽视弟子的成长:“班福德是一位在国家队层面特别了解我们的踢球方式的球员。”

班福德在8岁的时候加盟诺丁汉森林青训,但在这里他更符合“过客”的身份,从提拔到一线队到离开俱乐部只用了短短10个月,按道理在2012年被财大气粗的切尔西看中是一种荣幸,但150万英镑加盟而来的班福德并没有显现出“天才”的光环。

昔日,往前的德布劳内(2012年加盟),往后的萨拉赫(2014年加盟)都无法在斯坦福桥兑现天赋、只能在诺丁汉森林U18赶场子的班福德又如何出人头地?在星光熠熠的切尔西无立足之地并不是班福德的耻辱,但意外的是,他在斯坦福桥的五年时光内居然一直在被租借或者去往租借的道路上,米尔顿凯恩斯、德比郡、米德尔斯堡、水晶宫、诺维奇、伯恩利都是他的避风港。

虽然曾在2014-15赛季出场的38场英冠比赛中打进17球,为此荣膺过英冠最佳球员,但也被媒体定义为“昙花一现”,因为在其他地方他的成长趋势缓慢,效力水晶宫的6个月,一次首发机会都没有捞到,主帅帕杜对他的首发承诺束之高阁,效力伯恩利时只是替补出场了6次,还被主帅戴奇嘲笑“傲慢自大”。

丰富的流浪史并没有催化班福德的变形记,若不是老东家米德尔斯堡的召唤,也许班福德陷入了无球可踢的绝境,值得一提的是,尽管5年时间内一直被租借的班福德并未身穿切尔西球衣踢过一场正式比赛,但却从斯坦福桥的失意人身上换回了800万欧元的转会费。

对于切尔西而言,这笔买卖没有惋惜的口吻,对于班福德而言,当失去不可避免的时候,其实已经在拥有的过程中,因为跌入谷底后,再不可预测的「行路难」都是向上走。

三年前的夏天,怀才不遇的班福德贝尔萨遇到了贝尔萨,一个比卡兰卡(时任米德尔斯堡主帅)更懂他的老帅。

在变好的路上,班福德未必耀眼,但相对于屡次被别人否定的自己,他真正感受到了职业足球的魅力。效力利兹联的首个赛季,班福德因伤仅上阵22次,但射入9球,随后在一个健康的赛季中,出场47次打入了16球,时隔16年重返英超的「白玫瑰」让人追溯旧时光的味道,但在悄然间也为班福德设置了更高级的平台。

三年前他对经纪人“你要去利兹联了”的话半信半疑,而以英冠冠军的身份杀入英超后,班福德有了失而复得的感觉。过往他累计在英超出场了27次,只收获了1粒进球,现在命运赋予了他洗刷耻辱的良机。在上赛季对阵曾看衰他的伯恩利时,他造点+罚金,本赛季英超第三轮,他又在对阵老东家时制造黄牌,并且在中场结束前扳平比分。

他是第一位为利兹联参加的前三场英超联赛都斩获进球的球员,也是第三位在单赛季英超联赛前三轮都有进球的升班马球队的球员,上赛季对阵阿斯顿维拉上演过帽子戏法,要知道,上一位属于利兹的帽子戏法先生还要追溯到2003年的维杜卡,荣膺上赛季英超9月份和10月份英超最佳球员实至名归,此外,在近两个赛季以来,班福德在英超客场进球数累计打入 11 粒,仅次于萨拉赫(14 球)和凯恩(12 球)。

听听贝尔萨的肺腑之言:“我们对他的使用没有做出很大的改变,唯一不同的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他现在把更多的机会转化为进球,他变得更加高效了。”

“疯子”贝尔萨在淡化自己的点石成金的魔力,但也着实反应了班福德的非比寻常。当年他一次次无人问津时,曾有不少亲朋好友劝他「回头是岸」,在足球领域走不通并不妨碍他生活、赚钱,实际上班福德也坦诚过:“如果我不好好踢球,就要去哈弗念书了。”

班福德家族在英国是一个特别的姓氏,其中远近闻名的农业公司JCB的现任CEO保罗·班福德就是是利兹联前锋的亲戚。依托家族关系,班福德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并不是难事,而且也有意培养他,但班福德拒绝的原因并不是自己本身就不愁吃穿,而是自己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丰富人生阅历。

学生时代的班福德就是学霸,在GCSE考试中他的历史、生物和常识成绩都是A+,而且是在同龄人两年的课程缩短一倍时间的情况下获得的,除此之外,小伙子精通法语、德语,自学了西班牙语,试想下,如果这些技能包应用到商业领域,大有用武之地,即使不愿意在家族企业中被优先照顾,凭借着会弹钢琴,弹吉他、拉小提琴和吹萨克斯的文艺细胞,班福德也能走上一条文艺青年的路。

但他偏偏要在足球这条道路上走到底。对此作为非典型足球运动员的班福德解释过自己的执拗:“我想去一个能安稳踢球的地方,不想每六个月就搬出一套公寓,我想安定下来。”

苦心人,天不负,没有人规定一朵花必须长成向日葵或玫瑰的样子。作为富二代的班福德也会和自己较劲,或许这就是理想的魅力,从怀才不遇到三狮国脚,相信光,才能成为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