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红白喜事上的执事人为啥没人愿意当了背后有何难言之隐?

2022年8月15日 0 Comments

以前做红白喜事的执事人多多少少见了面称呼一声长辈,做完饭菜之后多给人家盛一碗饭,或许再给个5块钱10块钱的辛苦费,再不济还能给一盒烟抽一下。

但现在好处没你的事,坏事却天天让你干,累死累活得连个谢谢都没有,鬼才愿意干。

因为我也是在农村生活过的,最起码在我小的时候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所以对这些事情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就这么说吧,我们村子和周边村子发生矛盾了,这几个老头只要往那边一站,不管是哪个村子的人见了面之后都得规规矩矩的喊一声长辈。

之前的矛盾之后再说,但最起码当着老人家的面不能有矛盾,村子里面不管有什么红白喜事、大事小情,哪怕自己的孩子考上了高中,考上了大学,都要请这几个老头吃顿饭。

但诡异的是他们在村子里面没有任何的一官半职,在村子里面就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因为在村子里待的时间长,好多都是六七十岁甚至七八十岁的老人。

而且村子里的人见面之后也恭恭敬敬地称呼一声长辈,一来二去的他们也就成为了村子里的执事人。

我举个简单例子,比如我的舅妈去世了,因为我舅妈活着的时候人缘不好,好多人都和我舅妈有过矛盾,所以我舅妈去世的时候,村子里压根就没有人过来吊唁舅妈的。

我的舅舅一时想不开,在自己在家里面哭了好长时间,而我舅妈的子女也觉得丢人,甚至我舅妈的大女儿都觉得太丢人了,索性就不回老家了。

舅妈去世的时候,周边一个亲人都没有,还是我舅舅第一时间找到了村子里的执事人,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然后也说了舅妈活着的时候的确混账,的确不是东西,但人都已经没了,这个时候再生气较真没有什么意义。

说得再直白一些,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就看我老人家好不好,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好不好,帮忙把我老婆送一下吧。

当时舅舅几乎已经卑微到了极致,准备了好几盒烟,一个老头说:这烟倒不是说不能收,只不过你媳妇实在是太过分了或者太难搞了,她就不是一个正常人,这样吧,我们试着去帮你组织一下。

最终村子里面有那么三五个人过来,也算是完成了一次告别仪式,只不过这个告别仪式多少有点寒酸一些。

这是我接触过的最后一代村子里的执事人,再后来我去了大学在大学读书,读了几年之后又在大学里面扎下了根,一直工作好几年,直到最近一段时间才回到我那个城市。

当我再回到村子里的时候,令人唏嘘不已,村子里的好多执事人都不干这个事了,红白喜事没人请他们,他们也不愿意来回忙活。

一般村子里面会找那些殡葬服务一条龙或者婚丧嫁娶一条龙,由这些专业的人组织。

现在还有人举办婚礼吗?尤其是在村子里面举办婚礼,其实这个问题我不用说,答案大家已经知道了。

但凡是在村子里面举办婚礼的,要么是思想方面比较落后或者比较传统的,再要么就是有些无奈或者有其他特殊原因特殊情况的。

大多数人举办婚礼都习惯在大城市了,很简单,在大城市里举办婚礼非常的方便,而且也花不了多少钱。

就像我们那边一桌能够做15个人到20个人左右,就这样一个大桌子差不多要花400块钱订上10桌也不过4000块钱而已,4000块钱酒店那边还能给出个司仪。

如果有意向的话还能给出个摄影的,也就是顶着天花个5000块钱到1万块钱,这一场婚礼就全部结束了。

你再想一下之前在农村里面,之前在农村里面如果举办婚礼的话,大夏天的烧火做饭,冬天的时候冻得哆哆嗦嗦的,无论什么季节总会有不合适的时候让人家埋怨不说,这个婚礼举办的还不能让人舒服了。

那越来越多人意识到,如果在大酒店大酒楼或者在自己周边县城或者大城市里面举办婚礼的话不能说方便便捷,但最起码是省心省力。

这个时候执事人这个身份地位压根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为什么呢?因为我直接在酒楼里面举办婚礼,无非就是需要一个前台的一个人在那边记账。

你需要随礼多少?他需要随礼多少,把这个钱全部都记下来就行了,压根不需要任何人来帮忙。

以我们村子为例,我们村子里面不能说没有年轻人,但是平常压根见不到年轻人,有那么一两个年轻人在村子里呆着,呆的时间长了,我们村子里的人还都嘲笑他。

为什么嘲笑他呢?笑话他没本事没出息没能耐,多大的人了还一直在村子里面生活居住,你说你但凡有点本事有点能耐,你可能早就去大城市了,你可能去其他地方居住生活了,你怎么还在村子里面。

因为这样的文化,这样的风俗,这样的习惯,就导致一些年轻人不愿意在村子里面生活。

再加上村子里面的生活相对比较尴尬,村东头或者村西头各种各样的老头老太太,就跟个情报站一样,天天听着你家里发生了啥事儿。

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逃离自己的村子,迁往其他地方的时候,这就形成了一个趋势,而且这个趋势就目前来看,大概率是一个主流趋势。

举个简单例子,比如按照原先的顺序,那些70岁80岁的执事人一旦自己年龄大了或者行动不方便了,将会由这些50岁的60岁或者40岁到60岁的人顶上。

但是现在这些40岁到60岁的人都跑到大城市里去给自己的孩子看孩子去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村子里的执事人就出现了断代。

你说在早些年的时候,村子里面有个执事人的话,那么这个执事人能够拿到的好处其实是很多的。

但是你要注意,在很早很早之前呢,在20年前、30年前,可能辛辛苦苦工作上三五天你未必能够买到这一盒。

就这一盒烟怎么着也能抽一个月两个月的,如果村子里面每过一个月都有一个红白喜事,自己这一年抽烟的钱都能省下来。

现在你如果辛辛苦苦给人家忙前忙后,忙了三天,人家说了一声谢谢,然后给你两盒烟,顺便再给你两个馒头一份大白菜。

可是你辛辛苦苦付出三天时间就给了两盒烟,这公平吗?不公平,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就不愿意去做了。

说句不该说的,随着时代发展社会进步,咱们老百姓兜里面的钱越来越多,一些老旧的传统或者习俗早晚会烟消云散的。

我举个简单例子,在很早之前的时候,比如我的爷爷奶奶,在给我爸爸妈妈和我的大爷二大爷盖房子的时候,村子里的人全部过来帮忙。

他们过来帮忙一不要钱,二不要感谢,只是中午的时候管顿饭,晚上的时候管顿饭就这样,15天的时间就盖起了4间大瓦房。

一来是管饭,那个时候能吃一顿肉饭都比较奢侈了,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自己家早晚也会有盖房子的时候,所以相互之间互相帮助。

但现在还有这种情况吗?开什么玩笑,现在无非就是到城市里面请一个施工队告诉他们在这个地方盖房,在多长时间之内把房子盖好,就这么简单。

而且在这个常态的背后,更多的是人情世故的减少,因为人情债是最难还的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