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历数北约七宗罪

2022年8月7日 0 Comments

俄乌冲突发生后,本已“脑死亡”的北约“满血复活”,成为了香饽饽,多年奉行中立政策的芬兰、瑞典也申请加入北约。刚刚闭幕的北约峰会还邀请亚太的美国盟友日本、韩国等入会。殊不知,北约身上背负七宗罪。

罪一,种族主义幽灵:欧洲对俄罗斯有着“历史熟悉感”和“文明优越感”的双重心态。但另一方面,曾经打败拿破仑、跟美国争霸的俄罗斯又令欧洲感到压抑。尽管俄罗斯是二战胜利者,但北约却视其为“冷战失败者”。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针对所有俄罗斯人的恐俄症和真正的种族主义正在一些国家的最高层滋生。”过去二十多年间,北约将“不会向东扩张一寸”的承诺抛到九霄云外,以五次东扩不断刺激俄罗斯,最终酿成今天的乌克兰危机。

罪二,意识形态挂帅:北约是美国的战略工具。美国视中国为战略对手,北约必须跟上,只是由于法德等欧洲国家反对,新战略概念文件对华定位将“系统性对手”改为“系统性挑战”。这深切反映了美国强化意识形态和阵营对抗、唯我独尊的霸权主义心态。

罪三,践踏国际法:正如俄罗斯外交部所指出的,芬兰加入北约将严重损害芬兰和俄罗斯的双边关系并影响北欧地区的稳定和安全,芬兰加入北约也将直接违反其在国际法下的义务:首先是1947年的《巴黎和平条约》,其中规定任何一方都不能结成联盟或参与反对对方的联盟;此外是1992年的《俄罗斯和芬兰关系基础条约》,其中规定双方不能对对方的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进行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然而,鉴于目前西方集体对国际法的忽视,这种行为已经成为常态。

罪四,以多边主义之名行单边主义之实:北约口口声声说自己在联合国下行事,实际是在美国领导下为虎作伥。1999年,北约在没有联合国授权的情形下,以所谓的种族为由悍然轰炸南联盟,轰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造成三名中国记者牺牲,多人受伤。北约至今还欠着中国一笔血债。

罪五,大搞集团政治: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指出:“他们(即西方社会)常常由若干人组成一个个的团体。团体是有一定界限的,谁是团体里的人,谁是团体外的人,不能模糊,一定得分清楚。在团体里的人是一伙,对于团体的关系是相同的,如果同一团体中有组别或等级的分别,那也是事先规定的。”今天,这种集团政治成为全球板块化的推手。马德里峰会还试图把在欧洲搞集团对抗的套路复制到亚太,给地区带来更多不安定因素。

罪六,冷战的“活化石”:北约作为冷战打手,不仅没有随着冷战解体而马放南山,反而借尸还魂,搞所谓的转型,推行冷战思维。北约马德里峰会将俄罗斯列为“最重要和直接的威胁”,中国则被认为是“系统性挑战”。这表明,冷战结束至今,北约仍未改变二元对立的思维,不断在世界范围内挑起阵营对抗、制造紧张局势。

罪七,背离北大西洋安全初衷,搞全球扩张:这一版的北约战略文件称中国为“系统性挑战”,这既违背中国和平发展的事实,也违背多数北约国家人民的意愿,是美国大力消费俄乌冲突、挟持欧洲的作品。

搅乱欧洲、觊觎亚太、祸乱全球,北约正对对世界和平发展构成巨大威胁。北约的所作所为,值得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高度警觉。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当代政党研究平台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导师,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