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尖子生”到“服务生”——溺爱的代价

2022年11月9日 0 Comments

“小海回来了!不错啊!又考了前十名。妈妈给你最好的奖励!”表姐一边接过小海的奖状一边拿出准备好的1000元红包,脸上笑开了花。

表姐和姐夫在外地做生意,开了一家机械加工厂,算是事业有成,对13岁的儿子小海也是宠爱有加,小海也非常争气,上初中一年级了,每次考试都能考前十名,每次都能收到爸爸妈妈奖励的大红包。

“不好意思,这次叫您来的目的是跟您商量一下小海的情况,”表姐被小海的班主任马老师叫到学校商量事情,“小海早恋了,您知道吗?”

“早恋会影响孩子学习的,希望您帮忙制止一下,学校也会采取措施,积极引导,阻止他早恋”。

表姐对马老师的提醒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觉得自豪起来,“好啊,现在媳妇这么难找,这孩子早早就有对象,好。”

就这样,表姐不仅没有阻止小海,反而大手笔给小海“奖励”:零花钱都是几千几千的给。

“小海妈妈,很遗憾,孩子今年成绩一落千丈……”马老师欲言又止,“今年上初三了,这样下去,恐怕连高中都看不上!”

“那是以前!”马老师似乎非常着急,“您确实应该好好逼孩子一把了,不能再纵容他了。”

表姐再一次拿出大红包,这次的大红包不是送给小海,而是托关系找门路,给小海上高中铺路。

果不其然,县里正好有一所新办的高中可以花钱降分录取小海,但是是体育生。表姐毫不犹豫,豪掷两万八千元给小海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小海如愿入读。

“每天体育训练太类了!我受不了了!不想上了!”任凭表姐如何好言相劝,小海就是咬定不上了。

““这里又脏又累!妈妈,我不想年纪轻轻就受这么大罪!”小海一边干活一边抱怨。

今年中秋节,碰到了表姐,一阵寒暄后,谈起了小海,他嫌厂子干活累,去酒店当服务员了,那里还行,环境好,吃的也不错……望着一脸自豪的表姐,我发出了深深的叹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