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梅伦密宴数十名超级富豪(图)

2022年10月27日 0 Comments

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房产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

“晚宴门”所暴露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在看似完善的英国民主选举制度之下,潜藏着难以解决的深层次问题。有英国网民愤怒地说:“英国政坛是一条满是老鼠的下水道,急需净化!”

在私人公寓宴请富豪的“晚宴门”发生后,英国首相卡梅伦(右)饱受指责。新华/法新

在英国,一些平日里纵横在不同领域的富豪最近被曝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首相卡梅伦私人公寓的座上宾。

3月26日,卡梅伦公开的一份宾客名单显示,地产大亨戴维·罗兰、阿巴斯诺特银行集团主席亨利·安吉斯特、风险基金投资人迈克尔·法默和毅联汇业公司首席执行官戴维·斯潘塞都曾被邀前往卡梅伦私人公寓用餐。

卡梅伦的助手出面承认,来宾中包括一些捐款人,但他们是首相的“多年好友”,宴请“不花纳税人的钱”。尽管如此,英国舆论仍将富人与保守党这两个名词摆在了一起。 事实上,自保守党执政以来,外界舆论有关其是“富人政党”的指责便不绝于耳。

这场闹翻英国政坛的“晚宴门”是从保守党财务秘书彼得·克鲁达斯高价兜售“与首相共进晚餐权”开始的。目前,克鲁达斯迫于压力已经辞职。

克鲁达斯在录像中说,只要为保守党提供25万英镑(约251万人民币)政治献金,就能与英国政府内的重要大臣直接进行对话,他将这项特权形容为“超级联赛级别”,并且能够“为你的生意带来非同小可的好处”。克鲁达斯还表示,捐资人甚至能够影响政策制定:“如果你对有些问题不满,我们会听取你的意见,并转告唐宁街10号(首相官邸)的政策委员会。”

在卧底记者拍摄的录像中,克鲁达斯还详细介绍了保守党收取政治献金的几个级别,并吹嘘高额捐款者能够和首相卡梅伦或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以及内政大臣特蕾莎·梅进行深入交流。

“我们收到你们的捐款后,首先要做的就是安排你们同卡梅伦或是奥斯本共进晚餐,”克鲁达斯还强调,“当你们同首相见面的时候,你们将同戴维·卡梅伦进行交流,而不是和首相。你们同处一室时的对话内容都是保密的,你们几乎可以向他提出任何问题。”

其实,早在2010年英国大选中获胜后,卡梅伦便在唐宁街10号举行晚宴“致谢”。参加宴会的宾客包括身家约17亿英镑的工程机械制造商JCB公司主席安东尼·班福德,自卡梅伦上台以来,他为保守党私人捐资7万英镑,其公司捐资170万英镑,是保守党最大的资助者之一;金融家迈克尔·法默捐资约250万英镑;对冲基金大亨迈克尔·欣茨捐资超过120万英镑;保守党上院议员塞恩斯伯里捐资100万英镑;地产商迈克尔·弗里曼捐资38万英镑;对冲基金首席执行官保罗·拉多克捐资52万英镑。

去年2月28日,为保守党提供超过400万英镑资金的地产大亨罗兰来到唐宁街10号楼上的首相私人寓所同卡梅伦共进晚餐;11月2日,卡梅伦又为“对保守党提供长期支持”的捐赠者举行社交晚宴,其中包括法默和石油公司老板伊安·泰勒等。今年2月27日,卡梅伦宴请亿万富豪斯潘塞,他的公司为保守党捐资逾300万英镑,并以个人名义捐赠20万英镑。此外,还有一些高额资助者受邀前往位于英格兰白金汉郡乡间的首相别墅小聚。

在曝出“晚宴门”事件后,卡梅伦起初选择避而不出席下议院会议,由内阁办公厅大臣弗朗西斯·毛德出面回答议员质询,毛德代表卡梅伦发表声明时几乎被工党议员质问“卡梅伦在哪?”的叫声淹没,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指责卡梅伦躲避质询的行为“彻底蔑视”议会。

而针对卡梅伦宣布的将由保守党上院议员、资深律师戈尔德负责领导针对这一政治献金丑闻的党内调查。米利班德称,这一调查意在“粉饰”真相。

提及刚刚公布的12人晚宴名单,米利班德更表示,自卡梅伦担任首相以来,仅这12名富豪就为保守党提供了近1800万英镑的政治捐款。而就在曝出捐款丑闻数天前,卡梅伦领导的联合政府刚刚公布了对年收入15万英镑以上的富人减税的财政政策。对此,米利班德讽刺说:“我猜他们一定从新的财政计划里受益匪浅。”

目前,“秘密晚宴”不仅令保守党在议会饱受指责,还令英国联合政府大力宣传的政府透明度行动失信于民,卡梅伦此前一直宣称本届政府同以往所有政府相比具有“更高的透明度”。

根据尤戈夫调查公司为《星期日》进行的最新民意调查,68%受访者认为捐款人能够影响保守党的政策,同样有68%受访者认为英国政治受腐败问题困扰。

来自伦敦的苏齐说:“(卡梅伦)先是拒绝公布晚餐名单,然后说只有3人,再之后改口说请过26人。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也不知道他们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是一个巨大的丑闻。”甚至有英国网民愤怒地说:“英国政坛是一条满是老鼠的下水道,急需净化!”

其实“晚宴门”所暴露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在看似完善的英国民主选举制度之下,潜藏着难以解决的深层次问题,其中之一就是政党经费。

根据英国现行法律规定,各政党目前主要通过向公众募集捐款来支持党派运作,而一个政治党派无论是维持平时工作,还是为选举时造势,均需要花费大量资金,依赖富商巨贾的保守党和依靠大小工会的工党,在制定政策时都很难完全摆脱资助人的影响,而资助政党的行为并非慈善工作,说资助行为不求任何回报更是天方夜谭。

一些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包括保守党、工党和自由在内的各方曾试图就改革政党资金来源达成协议,如限制最高捐赠金额、增加税收支持政党活动等提案早已不是新闻,从理论上说也应当能够解决通过捐款影响政策的问题。

去年11月,公共生活标准委员会曾发布独立调查报告,建议纳税人为各政党经费多支付2300万英镑,以减少其对少数巨额捐赠者的依赖,并设定每年最高1万英镑的个人或组织捐赠限额。

但这些设想在实际操作中却遭遇到重重阻碍。虽然保守党目前已经同意限制捐款额度,但坚持限额应为5万英镑,这一数字是英国人平均年收入的2倍,保守党还要求将工会列入限制范围,而这一要求实际上将会切断工党的生命线,因而遭遇工党的极力反对。

至于通过增加税收支持政党活动的提案,首先遭遇的就是老百姓的反对,人们显然不愿意掏出自己口袋里的钱白白送给政客,而在目前英国正努力从经济危机的打击中艰难走出的背景下,政府忙于缩减开支,人们被迫勒紧裤腰带,没有一个政客敢在此时号召纳税人为巨额政党活动经费掏腰包。

自由党首、副首相尼克·克莱格去年11月曾表示,在本届议会任期中不会增加税收以支持政党活动经费,因为“不可能在财政紧缩的情况下要求纳税人为政治付更多的钱”。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