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性人”李二毛:二度遭男友抛弃被拍17年因艾滋病凄惨离世

2022年10月15日 0 Comments

真爱是什么?金星用她的婚姻告诉我们,性别不是问题,但是别人的成功不可复制,走金星之路的李二毛,历经两次变身,最后却死于艾滋病。

提到李二毛,就不得不提到为他拍摄纪录片的导演贾玉川,这位关注变性人真实生活、经历的导演,用17年的时间,记录了李二毛的变性经历。

通过贾玉川的影像资料,我们了解到,一个畸形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自我毁灭的。

1978年,四川滦县一户姓李的人家,添人进口,对于这个孩子的降生,父母似乎都没太在意,因此随便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李二毛。

父亲是当地的一个小混混,凭借坑蒙拐骗的手段谋生,在当地的名声不是一般的臭,二毛从小就感觉到了街坊四邻的鄙视和防备,那种如芒刺在背的敌视感,让他在乡里乡亲面前,一直不能挺直了腰杆做人。

1986年,父亲因为拐卖人口罪被执行了枪决,母亲选择了改嫁,残忍地将他抛弃。

年仅8岁的李二毛,被一个好心的亲戚收留,但是寄人篱下的滋味儿并不好受,在街坊四邻的议论纷纷当中,李二毛一直没有找到归属感,也因此变得越来越自卑。

彼时的二毛,最渴望的一件事就是尽快长大,因为只有长大了,才能离开那个让他感到不自在的地方,虽然那里是他的家乡,但是这个地方,却让他无比痛恨。

初中刚刚读完,李二毛觉得自己能够独立了,于是跟着表哥一起离开了那个小村庄,跑到重庆寻找发展机会。

然而,彼时的他们,因为年龄太小,还没有到打工的年龄,因此任何一家店的老板,都不敢非法雇佣童工。

二毛和表哥为了生存下去,两个人过了一段穷困潦倒的生活,翻垃圾箱果腹,桥洞下面睡觉,那段风餐露宿的生活虽然很短暂,却也因此历练了二毛坚强的心志,从此以后,再难的事,他都没怕过。

18岁那年,二毛终于可以外出打工了,彼时的深圳,各大工厂拔地而起,正是用人之际,二毛借此机会,也跑到深圳一家工厂打工。

流水线的工作,枯燥乏味,工友们下班之后,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外出找乐子。

二毛跟着工友们到舞厅寻欢作乐之时,发现舞厅里有一群打扮妖艳的舞者,穿着绚丽多彩的舞衣,在舞厅里扭动着妖娆的身姿,在场的客人们拍掌叫好,那些舞者们也收了不少小费。

二毛仔细观察那些舞者,赫然发现,他们竟然是一群男人,二毛受此启发,回到员工宿舍后,也开始描眉画眼起来,换上女人衣服之后,他觉得自己的扮相比那些舞者还要美。

二毛没事儿的时候,经常跑到舞厅,和那些舞者聊天,一来二去,大家渐渐地成了朋友,二毛经常跟他们探讨化妆技巧,如何穿衣打扮,渐渐的,二毛身上的男人味儿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女人妩媚、妖娆的模样,足可以假乱真。

工友们觉得二毛这样打扮很漂亮,所以大家也经常鼓励他,在工友们的赞美声中,二毛越来越有自信。

李二毛后来被夜场的某个经纪人看中,在他的一番游说下,李二毛渐渐走上了反串表演这条路,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因为赚这种钱,比工厂打工还要多,而且还满足了李二毛缺失已久的荣耀感和自信心。

彼时的李二毛,更名为美莲娜;走出工厂,进了夜场,凭借出众的反串表演,在这一行做得风生水起。

在此之后,李二毛参加了深圳的一场大型变装比赛,当时冠军获得者是一个叫玛丽的男人,李二毛获得了亚军,两人因此相识,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当时观看比赛的导演贾玉川,注意到了李二毛,也因此萌生了为他拍摄纪录片的想法。

玛丽对李二毛的心理影响很大,他教会了李二毛不少事,二毛的化妆技巧和穿着打扮,也因此突飞猛进,正当二毛想拜玛丽为师之时,玛丽却突然和男朋友离开了深圳。

玛丽走了以后,李二毛成为深圳夜场的台柱子,薪水也涨了好几番,彼时的他,越来越享受做女人的感觉,存够了一笔钱之后,他也跑到海南,找到玛丽,在他的带领下,做了变性手术。

极具女性特征的李二毛,返回深圳之后,出场费也越赚越多,他还和一个姓江的小伙子谈起了恋爱。

这个小江是一个司机,没啥文化,就是挺会来事儿的,李二毛在夜场下班很晚,小江每次都会接他下班,暖男型的男朋友让李二毛挺受用的。

但是李二毛并不是一个喜欢原地踏步走的人,他想出唱片,想转行进娱乐圈发展,但是言辞木讷的小江,收入并不多,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都无法满足李二毛,两人相处没多久,就不欢而散了。

得到时不知珍惜,失去后才知可贵,小江走了以后,李二毛独自一人在出租屋里的日子过得挺颓废的,因为孤独、寂寞难捺,他还染上了赌瘾,幸亏经纪人挺在意他的,帮助他重新振作起来,重返舞台。

李二毛后来认识了一个和他家世背景相似的朋友,这个男人叫小龙,同病相怜的两个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小龙这个人心眼不少,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小龙花了二毛不少钱,两人因为钱财一事,纷争不断,渐生嫌隙。

2008年,二毛老家亲戚给他带来消息,说乡下正在分地,二毛急忙通知了为他拍摄纪录片的导演贾玉川,带着小龙回了老家。

但是这场分地之争,进行得并不顺利,当李二毛重返故土之后,村民对他成为变性人这件事,议论纷纷,有人指着他的鼻子骂,说他子承父业,父亲是人贩子,儿子比老子本事更大,连男人都不当了。

当时强占李家土地的邻居,将二毛拒之门外,胡搅蛮缠不讲理地吃干抹净,似乎占了他家便宜自己吃了很大亏一般,将二毛狠狠地奚落了一顿。

当年抚养二毛的那户亲戚,似乎以他为耻,对他也是冷脸以对,似乎他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一般。

二毛不甘心放弃自家土地,只好在村里找了一块荒地,搭了一个简易的帐篷,他和小龙两个人就地取材,饲养了一些鸡仔度日。

没想到的是,因为这些林下鸡越养越多,日子过得虽然并不富裕,但是却在当地站稳了脚跟,后来两人还在荒地上种起了庄稼,俨然一副长期安营扎寨的样子。

乡下地方,民风不开化,村民的想法简单、单纯,穷乡僻壤出愚民、顺民、恶民,但是就是很少出一些思想开明的良民,人性本善在这里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地方民风合理化”,但凡有一个生活理念跟大家不一样的人,必然成为众矢之地。

二毛和小龙这对“恋人”,成为当地村民嘲讽的对象,在全村人的唾骂声中,两人充分领教了什么叫人言可畏,万般无奈之下,两人只好离开,重返深圳。

彼时的深圳,早已改天换地,夜场不再流行反串表演,无法承受这种心理落差的二毛,再次染上了赌瘾,而小龙却沉迷于游戏当中。

这样坐吃山空的日子注定不会长久,小龙后来离开了二毛,两人相处十年的情谊,就这样败给了现实,虽然他们没有夫妻之实,但是却也应验了那句“贫贱夫妻百事哀”的魔咒。

经济上的压力,让二毛为了赚钱,只好把丰满的上半身缠上了绷带,重返工厂打工。

起初的时候,工友们没有识破他变性人的身份,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些老工友还是认出了他。

这件事传遍工厂之后,不少人借此由,对二毛展开了各种嘲讽与谩骂,污言秽语极其丰富,不仅如此,还有人对他动手动脚,大家都想看看这个半男半女的怪物,究竟长啥模样。

当贾玉川的纪录片《二毛》正式上映之时,他给二毛打电话时,才知晓二毛已经去世许久了。

一个从小就失去保护的孩子,他曾经热情的拥抱过生活,也曾积极努力的、想要通过自己的方式获得尊重与理解,但从始至终,他都在一条跑偏的路上执着的奋斗。

或许有人会说,并不是所有变性人都会像二毛一样;然而,有几个人能获得像金星那样的成就呢?更最重要的是,金星拥有的实力,不是每一个变性人具备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