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好了我要杀他”住院老太太一句话引发全网愤怒……

2022年10月12日 0 Comments

一个女性在路上摔倒了,他准备过去扶,但是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被人讹,于是要人拍下自己救人的全部过程。

而那个给他拍视频的人,害怕自己被人说是和朱一旦是一伙的,于是要别人拍下自己拍朱一旦救人的视频,以证清白。

于是,他们就这样形成了一个连锁效应,朱一旦救人,从头到尾有几十人在拍摄。

直到最后面一个人说可以了,然后层层向前面一个人传递,朱一旦才能弯下腰救人。

比救人更重要的是保证自己的清白,可是当自己找来那么多人拍摄的时候,或许已经错过了最宝贵的救治时间。

朱一旦用拍摄视频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他并没有想到的是,现实可能比这个情况更残酷:即使你拍摄了视频,也难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一天,他正在开公交车时,有位老太太从他的公交车下车之后,没走几步路,就一个没注意碰到马路边缘摔倒了。

看到这一幕,他想起自己家里的老母亲;而且他担心老人摔倒在公交车站牌会很危险,其他公交车进站的时候会压到她,于是,他毫不犹豫跑过去扶老人。

报警之后,他把老人送到医院。医院住院需要交钱,他又垫付了2000元医药费。

“不是他弄倒的老人,他把老人送到医院干什么?还垫付医药费?这就是心虚!”

老太太一家人死死咬住了他,马上就要动手术了,他们不断打电话要马师傅送钱来。

陈老太坚称是马师傅的车没有停稳,导致她下车摔倒,且她还好像被车门夹了,她之所以这样,都是马师傅害的。

老人或许是因为有点糊涂又眼花耳聋,搞不相,可陈老太的家人也一口咬定是马师傅害的。

马师傅感觉自己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明明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可是却成了他们眼里的罪人?

同事们都说他傻,家里人对他的行为也不理解,他慢慢开始怀疑自己做好事的意义。

其实,他的家庭条件也不好,上有老下有小,他早出晚归开公交车,就是为了给家里赚点钱。老太太一家人狮子大张口的那个钱,他根本拿不出来。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拿出老太当时摔倒的照片,说明老太是碰到马路边缘摔倒的。

这个事情坏就坏在公交车没有记录功能,只有实时监测功能,也就是说,公交车公司这边,无法提供视频。

视频非常清楚地记录了老人是因为自己脚步不稳摔了一跤,和马师傅没有任何关系。

当记者把这个监控视频拿到医院给陈老太看时,陈老太情绪极其激动,连说了五个自己没有错,她坚称是马师傅自己搞(的视频)。

老人的家人们也坚持之前的看法,陈老太的儿子说:我们不能单靠一个镜头就马上要下结论。

他打印了无数“寻人启事”张贴到公交车站牌寻找事发时候的目击证人,希望热心人士能够帮他作证,还原真相。

终于,一个热心人士联系上了马师傅,他站出来说自己是目击者,老太太是自己摔倒了。

可是老太依然不承认,依然胡搅蛮缠,老太的大儿子也是坚持之前的看法,反正就是不肯去给马师傅道歉。

这件事情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马师傅所在的公交车公司,对马师傅的见义勇为大为赞赏,并奖励了马师傅三千块现金,而马师傅也成了所在城市的知名热心人。

虽然马师傅被奖励三千块钱现金,但他给陈老太垫付的2000元,陈老太一家一直没有归还。

马师傅心态很好,觉得陈老太一家人会拐弯,但我觉得这“恶毒”而“狡诈”的一家人,这一辈子应该不会转弯了。

很多事情都讲究基因和遗传的,一个三观不正的老太太背后,也同样站着三观不正的一家人。

是不是陈老太一家人就像吸血鬼一样依附在马师傅身上吸食一辈子,直到把他啃噬干净?

这件事情真正让我深思的是,陈老太一家人这样去讹诈马师傅,这样去欺负他,竟然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如果一味地以“我弱我有理”、“我老我有理”、“我病我有理”为主导,去纵容他们,那么这个社会将会变成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社会。

最后的最后,马师傅说:祝老太太早日康复,希望她再坐我们的公交车,我会去看望她。

他真正应该做的,就是恶狠狠地去起诉这不要脸的一家人,把自己2000块钱给要回来!!!

今年2月,河南两位少年扶起一位老太太,可老太太却反咬一口:“如果他们没有责任,他们会送我去医院?”

深圳大学的一位教授曾做过一个统计,截至2015年,在149起因扶人引发争议的案例中,80%左右的案件真相最终被查明,其中诬陷扶人者的案件竟然高达84例。

如果一味地纵容老者,纵容弱者,纵容死者,那么他们就会打着“我老我有理”、“我弱我有理”、“我死我有理”的幌子,越来越嚣张,越来越肆无忌惮。

公交车上一个老太太因为司机没有按她的要求停车,用拐杖砸向司机,将司机打伤。

广州六旬老人吴某在景区游玩的时候,悄悄爬到树上偷杨梅,由于树枝枯烂断裂,致吴某从树上跌落,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家属愤而将景区告上法院,索赔60多万元,说景区没有做好安全防范,还有一个极其的理由:谁叫你们的树太好爬了?

四川攀枝花,一位老人摔倒在出站口,周围的人来来去去,但就是没有人敢伸出援手,任凭老人躺在冰冷的阶梯上面。

年仅两岁的女童小悦悦走在巷子里,被一辆面包车两次碾压,几分钟后又被一小货柜车碾过。

要是老人的家人讹上了怎么办?要是小孩的家人怪自己撞的怎么办?自己根本没钱,怎么招架他们的讹诈?

当救一个人,需要几十个人拍视频,为自己作证的时候,是这个社会的悲哀,也是这个时代的不幸。

不是“谁弱谁有理”、“谁老谁有理”,而是“谁违规谁担责”、“谁违反谁受惩罚”,不应该以“老了”、“病了”、“死了”而逃脱这一切。

老人偷鸡蛋出门被超市工作人员阻拦后,突然情绪激动,倒地猝死,家属把超市告上了法庭,索赔巨额钱财。

这不仅仅是一次正义的胜利,更是对无数“我弱我有理”、“人死哪我讹哪”的一次成功反击!

如果判罚了超市需要赔偿,今后可能会出现更多的人在超市偷窃,被抓到则以“我有病”理直气壮地脱责。

以事实证据和法律法规为判决基础,而不是“谁弱谁有理”,这才是真正正确的做法。

长期以来,因为对弱者的纵容,让“我弱我有理”的扭曲观念大行其道,也让弱者们尝到了甜头,越来越不把规则放在眼里,以为所有的规则都会对他们网开一面。

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

而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最终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文章作者简介:桌子,身高1.85米,有八块腹肌的兼职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三观比五官更正,思想比套路更深。新浪微博@桌子的生活观 ,个人微信公众号: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